比想象中更精彩!海外舞台上的中国故事

2018-1-22 17:21:35

作者:王佳烨 选稿:赵春苑 来源:东方网

  

  舞剧《朱鹮》在纽约演出(图片来源: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

  最近,一只唯美的大鸟在美国掀起“中国风”。上海歌舞团舞剧《朱鹮》上演于纽约林肯艺术中心,以环保的主题,打动了众多海外观众的心。

  事实上,用舞台艺术向老外讲中国故事由来已久,而且可能比你想象的还要精彩:《朱鹮》让大批日本观众感动得泣不成声,赫尔辛基艺术节总监跑到中国文化部点名邀请上海杂技团的《十二生肖》参演艺术节,以语言为主打的上海滑稽戏《七十二家房客》居然也能爆笑海外……

  说起这些故事,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理事、多年来从事文化交流工作的陈东如数家珍。近日,她出席了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与上海市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共同主办的“迈向新时代的中国民间外交研讨会”,并接受了东方网的专访。

  “你们一场戏胜过我十台演讲”

  舞剧《朱鹮》源于真实的故事。陈东介绍说,朱鹮是东亚特有的珍禽,也是日本的国鸟。上世纪,朱鹮在各国相继灭绝。幸运的是,1981年,中国科学家在陕西汉中市洋县发现7只野生朱鹮种群。此后,在众多国人的共同努力下,中国朱鹮的数量不断增加,2014年,朱鹮种群数量达到2000多只,分布地域已从陕西扩大到河南、浙江等地。

  1998年,中国向日本赠送了朱鹮。2010年上海世博会上,日本国家馆的主题表演就是围绕朱鹮展开的。

  “日本人对朱鹮很有感情,我们的舞剧在日本演出,很多观众看得泪流满面。他们觉得中国人真是厉害,把这个鸟儿救活了,而且舞蹈非常美”,陈东回忆当时的场景并表示,拯救朱鹮是中国对人类、对世界的贡献,舞剧《朱鹮》用艺术审美的角度体现了中国人对环保的重视、对和平友谊的向往。

  正如中国驻日本大使程永华所言,中国艺术家用肢体语言给日本人民上了很好的一课,“你们的一场戏胜过我十台演讲”。

  

  《朱鹮》围巾(摄影:唐淳)

  研讨会上,陈东特别展示了一条以舞剧《朱鹮》为图案的围巾。“这是日本友人主动做的,很漂亮。他们非常注重衍生产品的开发,帽子、围巾、茶杯、尺,各种各样。《朱鹮》在日本演出时,很多友华人士来捧场,比如栗原小卷、中野良子、森下洋子,我相信,高仓健如果活着的话也会来。”

  除了开发衍生品,日本媒体对《朱鹮》的推广也令陈东印象深刻,而这些对中国故事在日本的传播起到了良好的推动作用,对今后中国舞台艺术“走出去”也有借鉴意义。“比如,日本有20多家媒体从不同角度解读《朱鹮》,包括女性怎么看这部剧,男性怎么看,中老年人怎么理解。因为这是他们的国鸟,他们特别喜欢。”

  “十二生肖是你们的文化,我们需要差异之美”

  《十二生肖》是上海杂技团应法国凤凰马戏公司邀请,为欧洲巡演创作的一部主题晚会,取材于天宫选拔十二生肖的传统故事,在服装、音乐、舞美和布景上融合了诸多中国民族元素。

  

  上海杂技团《十二生肖》剧照

  “外国人讲星座,中国人讲生肖,如何向老外解释生肖?这台杂技就讲生肖动物之间比赛的故事,还展示了一个年轮,于是老外看明白了,中国人是按照年份算的,每十二年一轮,然后他们就自己对照:1962年是属老虎的,那么1974年也是,再统计一下,原来他们家有2只‘老虎’,1只‘小猪’,2条‘蛇’。这个过程老外很开心,在开心的过程中他们就接受了中国的生肖文化”,陈东介绍说。

  2013年至2014年,《十二生肖》在欧洲的法国、瑞士等国家近40个城市演出100多场,引起巨大反响。在巴黎演出时,《十二生肖》打败了同期演出的18台马戏,夺得票房冠军。

  特别的是,芬兰赫尔辛基艺术节艺术总监艾瑞克也在巴黎看了这部剧,之后他特意跑到中国文化部,邀请《十二生肖》参演他们的艺术节。那时文化部推荐了另外一部以钢琴为主题的剧目。但总监很坚持,“我们有西贝柳斯,钢琴是我们的文化,十二生肖是你们的文化,我们需要差异之美。”

  

  上芭舞剧《简爱》剧照

  而说到差异之美,上海芭蕾舞团原创芭蕾舞剧《简爱》也是一个有意思的例子。陈东说,《简爱》是英国的故事,上芭在伦敦演出的同期,俄罗斯和英国的芭蕾舞剧也在演,但上芭这部剧的出票率高达88%,俄罗斯的50%以下,英国的70%以下。“为什么?老外想看中国芭蕾如何解读这一欧洲经典,即东方解读,这也是差异之美的吸引力。”

  “上海滑稽戏把老外笑翻了”

  舞蹈、杂技“走出去”没有语言问题,但戏曲、话剧有,需要翻译,那么这些作品是不是较少走出国门,较难被接受?然而,并不是。

  “你能想到吗?上海滑稽戏《七十二家房客》到日本演出12场,把日本人都笑翻了!”

  为什么能走出去?选题很重要,普适性的话题能引起大家共鸣,陈东说。

  

  上海滑稽戏《七十二家房客》剧照

  “比如多次在欧洲巡演的京剧《王子复仇记》,是中国式的太子复仇故事。演员们穿的是戏服,唱的是京腔,但老外也能看懂,因为爱情、阴谋、战争是人类共同关注的话题,是永恒的话题。中国不缺这样的故事,但要研究如何用中国的审美和表达讲好这些故事。”

  

  京剧《王子复仇记》剧照

  另一方面,本土化,或者说当地化也是中国舞台艺术被老外接受和喜欢的一大要素。比如,《七十二家房客》在日本演出时,请了当地的谐星作为72家房客中的一员加入演出,“笑”果很好,日本人全看懂了。

  此外,2005年上海歌舞团在日本东京演出的舞剧《霸王别姬》也是如此,一开场就由日本最好的朗诵者作画外音。“中国作品成功‘走出去’,既要有中国视角,又要善于本土化,需要熟悉当地‘脉搏’的经纪人来助力”,陈东说。

  “简单一句‘民族的就是世界的’行不通,不是‘走出去了’就行”

  谈到中国文化艺术‘走出去’面临的挑战和成功的关键,陈东表示,首先要出精品,其次要有各界政府的扶持。

  

  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理事陈东(摄影:唐淳)

  “我们讲汉语,但不能摒弃世界语,这之间要找到一个很好的解读角度。我们要有文化自信,但不能过头,要知道人家的欣赏习惯,让人家听得懂,不是‘走出去了’就行。简单说一句,‘民族的就是世界的’,行不通。”

  此外,陈东指出,中国作品‘走出去’,比如《朱鹮》到日本、到林肯艺术中心,不能忽视友协的作用:全国友协先铺路,把当地华人调动起来,再把主流社会的老外拉进来。“这次,林肯艺术中心芭蕾剧场的总经理自己看了眼泪水哒哒滴,他喜欢了就会给你作推介。”

  值得一提的是,舞剧《朱鹮》是在中日关系冰冻期赴日演出的,芭蕾舞剧《胡桃夹子》也是在中英关系紧张的时候去的。陈东说,艺术具有强大的“化冰”作用,老外看了中国故事,动心了,喜欢了,这就是“走心”。

版权声明 |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网站导航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Site Map
东方网(eastday.com)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比想象中更精彩!海外舞台上的中国故事

2018年1月22日 17:21 来源:东方网 选稿:赵春苑

  

  舞剧《朱鹮》在纽约演出(图片来源: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

  最近,一只唯美的大鸟在美国掀起“中国风”。上海歌舞团舞剧《朱鹮》上演于纽约林肯艺术中心,以环保的主题,打动了众多海外观众的心。

  事实上,用舞台艺术向老外讲中国故事由来已久,而且可能比你想象的还要精彩:《朱鹮》让大批日本观众感动得泣不成声,赫尔辛基艺术节总监跑到中国文化部点名邀请上海杂技团的《十二生肖》参演艺术节,以语言为主打的上海滑稽戏《七十二家房客》居然也能爆笑海外……

  说起这些故事,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理事、多年来从事文化交流工作的陈东如数家珍。近日,她出席了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与上海市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共同主办的“迈向新时代的中国民间外交研讨会”,并接受了东方网的专访。

  “你们一场戏胜过我十台演讲”

  舞剧《朱鹮》源于真实的故事。陈东介绍说,朱鹮是东亚特有的珍禽,也是日本的国鸟。上世纪,朱鹮在各国相继灭绝。幸运的是,1981年,中国科学家在陕西汉中市洋县发现7只野生朱鹮种群。此后,在众多国人的共同努力下,中国朱鹮的数量不断增加,2014年,朱鹮种群数量达到2000多只,分布地域已从陕西扩大到河南、浙江等地。

  1998年,中国向日本赠送了朱鹮。2010年上海世博会上,日本国家馆的主题表演就是围绕朱鹮展开的。

  “日本人对朱鹮很有感情,我们的舞剧在日本演出,很多观众看得泪流满面。他们觉得中国人真是厉害,把这个鸟儿救活了,而且舞蹈非常美”,陈东回忆当时的场景并表示,拯救朱鹮是中国对人类、对世界的贡献,舞剧《朱鹮》用艺术审美的角度体现了中国人对环保的重视、对和平友谊的向往。

  正如中国驻日本大使程永华所言,中国艺术家用肢体语言给日本人民上了很好的一课,“你们的一场戏胜过我十台演讲”。

  

  《朱鹮》围巾(摄影:唐淳)

  研讨会上,陈东特别展示了一条以舞剧《朱鹮》为图案的围巾。“这是日本友人主动做的,很漂亮。他们非常注重衍生产品的开发,帽子、围巾、茶杯、尺,各种各样。《朱鹮》在日本演出时,很多友华人士来捧场,比如栗原小卷、中野良子、森下洋子,我相信,高仓健如果活着的话也会来。”

  除了开发衍生品,日本媒体对《朱鹮》的推广也令陈东印象深刻,而这些对中国故事在日本的传播起到了良好的推动作用,对今后中国舞台艺术“走出去”也有借鉴意义。“比如,日本有20多家媒体从不同角度解读《朱鹮》,包括女性怎么看这部剧,男性怎么看,中老年人怎么理解。因为这是他们的国鸟,他们特别喜欢。”

  “十二生肖是你们的文化,我们需要差异之美”

  《十二生肖》是上海杂技团应法国凤凰马戏公司邀请,为欧洲巡演创作的一部主题晚会,取材于天宫选拔十二生肖的传统故事,在服装、音乐、舞美和布景上融合了诸多中国民族元素。

  

  上海杂技团《十二生肖》剧照

  “外国人讲星座,中国人讲生肖,如何向老外解释生肖?这台杂技就讲生肖动物之间比赛的故事,还展示了一个年轮,于是老外看明白了,中国人是按照年份算的,每十二年一轮,然后他们就自己对照:1962年是属老虎的,那么1974年也是,再统计一下,原来他们家有2只‘老虎’,1只‘小猪’,2条‘蛇’。这个过程老外很开心,在开心的过程中他们就接受了中国的生肖文化”,陈东介绍说。

  2013年至2014年,《十二生肖》在欧洲的法国、瑞士等国家近40个城市演出100多场,引起巨大反响。在巴黎演出时,《十二生肖》打败了同期演出的18台马戏,夺得票房冠军。

  特别的是,芬兰赫尔辛基艺术节艺术总监艾瑞克也在巴黎看了这部剧,之后他特意跑到中国文化部,邀请《十二生肖》参演他们的艺术节。那时文化部推荐了另外一部以钢琴为主题的剧目。但总监很坚持,“我们有西贝柳斯,钢琴是我们的文化,十二生肖是你们的文化,我们需要差异之美。”

  

  上芭舞剧《简爱》剧照

  而说到差异之美,上海芭蕾舞团原创芭蕾舞剧《简爱》也是一个有意思的例子。陈东说,《简爱》是英国的故事,上芭在伦敦演出的同期,俄罗斯和英国的芭蕾舞剧也在演,但上芭这部剧的出票率高达88%,俄罗斯的50%以下,英国的70%以下。“为什么?老外想看中国芭蕾如何解读这一欧洲经典,即东方解读,这也是差异之美的吸引力。”

  “上海滑稽戏把老外笑翻了”

  舞蹈、杂技“走出去”没有语言问题,但戏曲、话剧有,需要翻译,那么这些作品是不是较少走出国门,较难被接受?然而,并不是。

  “你能想到吗?上海滑稽戏《七十二家房客》到日本演出12场,把日本人都笑翻了!”

  为什么能走出去?选题很重要,普适性的话题能引起大家共鸣,陈东说。

  

  上海滑稽戏《七十二家房客》剧照

  “比如多次在欧洲巡演的京剧《王子复仇记》,是中国式的太子复仇故事。演员们穿的是戏服,唱的是京腔,但老外也能看懂,因为爱情、阴谋、战争是人类共同关注的话题,是永恒的话题。中国不缺这样的故事,但要研究如何用中国的审美和表达讲好这些故事。”

  

  京剧《王子复仇记》剧照

  另一方面,本土化,或者说当地化也是中国舞台艺术被老外接受和喜欢的一大要素。比如,《七十二家房客》在日本演出时,请了当地的谐星作为72家房客中的一员加入演出,“笑”果很好,日本人全看懂了。

  此外,2005年上海歌舞团在日本东京演出的舞剧《霸王别姬》也是如此,一开场就由日本最好的朗诵者作画外音。“中国作品成功‘走出去’,既要有中国视角,又要善于本土化,需要熟悉当地‘脉搏’的经纪人来助力”,陈东说。

  “简单一句‘民族的就是世界的’行不通,不是‘走出去了’就行”

  谈到中国文化艺术‘走出去’面临的挑战和成功的关键,陈东表示,首先要出精品,其次要有各界政府的扶持。

  

  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理事陈东(摄影:唐淳)

  “我们讲汉语,但不能摒弃世界语,这之间要找到一个很好的解读角度。我们要有文化自信,但不能过头,要知道人家的欣赏习惯,让人家听得懂,不是‘走出去了’就行。简单说一句,‘民族的就是世界的’,行不通。”

  此外,陈东指出,中国作品‘走出去’,比如《朱鹮》到日本、到林肯艺术中心,不能忽视友协的作用:全国友协先铺路,把当地华人调动起来,再把主流社会的老外拉进来。“这次,林肯艺术中心芭蕾剧场的总经理自己看了眼泪水哒哒滴,他喜欢了就会给你作推介。”

  值得一提的是,舞剧《朱鹮》是在中日关系冰冻期赴日演出的,芭蕾舞剧《胡桃夹子》也是在中英关系紧张的时候去的。陈东说,艺术具有强大的“化冰”作用,老外看了中国故事,动心了,喜欢了,这就是“走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