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期选举100天倒计时 美媒盘点五大看点

2018-8-1 11:33:04

选稿:实习生郭宏智 来源:华人工商网

  美国中期选举是对总统任期内政绩的直接反馈,也是民主党和共和党就国会控制权进行争夺的体现。今年的中期选举尤其令人瞩目,其结果有可能影响美国未来的政治格局,还将影响总统特朗普未来的执政。自2018年7月30号起距离中期选举还有100天,民主党人动作频频,共和党人也严阵以待。尽管三个月内的政治格局可能会发生戏剧性的变化,美国媒体还是提前盘点了接下来100天值得关注的五个看点。

  民主党人的表现

  皮尤研究中心的最近一项研究发现,初选阶段的投票率大幅上升,这一点尤其体现在民主党方面。据皮尤研究中心数据显示,民主党初选的总票数比2014年同期增长了84%。

  激烈的初选促进了投票率上升,而民主党更是在一系列的选举中特别表现抢眼。今年早些时候,民主党议员科纳·兰姆(Conor Lamb)在宾夕法尼亚州众议院补选中获胜,而2016年大选时,特朗普曾在这个选区的匹兹堡区,以20个百分点的优势击败希拉里。此外,在亚利桑那州第8国会选区的特别选举中,民主党人Hiral Tipirneni也险些将共和党传统大本营“变蓝”。

  这一结果,加上兰姆的获胜以及民主党在特别选举中的表现,不禁让共和党人萌生担忧。

  从地方层面上讲,中期选举将选出各州州长,州长们则将确定各州政策。自从特朗普入住白宫以来,在地方层面民主党也在赢得胜利:通过特殊选举,民主党人在各个州议会赢回了43个席位。而下个月,在俄亥俄州哥伦布市一个选区,民主党人丹尼·奥康纳(Danny O'Connor)将对阵共和党人特洛伊·巴尔德森(Troy Balderson),有媒体指出,这位民主党人或将上演“兰姆式的表现”,从而“颠覆”这一共和党的大本营。

  “女性之年”将怎样助力民主党

  作为民主党政治中的一股主要力量,女性成员跨越了年龄、种族和意识形态界限,正在塑造着新的政治格局。特朗普就职典礼后的第二天,席卷而来的Women's March(女性大游行)运动造就了“井喷”般的女性候选人,而在竞争激烈的初选中,女性成员也频频赢得胜利。在纽约,年轻的政坛小花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打败了众议院民主党第4号人物乔·克劳利(Joe Crowley),拿下民主党提名;在肯塔基州,战斗机女飞行员艾米·迈克格拉斯(Amy McGrath)在众议院初选中击败了民主党高级成员、莱克星顿市市长吉姆·格雷(Jim Gray)。

  这些女性成员的脱颖而出,不仅拿下了胜利,更为民主党吸引了更多女性选民。据昆尼皮亚克大学上周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在普通投票中,当受访者被问及更偏向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时,女性更青睐民主党候选人进入众议院,这有助于民主党在普通投票中获得12个百分点的优势。而在农村地区,这一趋势最为明显,或将成为共和党难以跨越的难关。

  特朗普关税政策的影响

  除了民主党人的亮眼表现,特朗普的关税政策则成为共和党人担忧的因素:2018年,农村选民是否继续坚如磐石般地支持特朗普?

  特朗普计划向其认为与美国进行不公平贸易的国家征收关税,某些情况下还征收报复性关税,这不仅引发了中国、欧盟、加拿大和墨西哥等国家对贸易战的担忧,也引发了美国农业的震荡。诸如大豆种植者、猪肉生产商、苹果种植者等一向极其重视市场的农业者,如今民众担心市场即将萎缩。

  特朗普与其支持者们希望平息民众的担忧,他们认为,为了长期受益,短期的痛苦是值得的。而共和党人的目标则是2018年能够维持众议院的控制权,共和党人担心贸易方面的政策将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

  如今,共和党仍然主导着美国农村地区,民主党打破僵局的空间较小,但是曾积极支持总统的选民们11月是否将会参与投票,已经成为共和党人的一大忧虑。

  特朗普成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试金石?

  如今,民主党人专注于中期选举,似蓄力在2020年与特朗普一争总统宝座。有报道称,有二十多位民主党人考虑竞选总统,他们正在全国范围内筹集资金、进行宣传,希望这些活动能给民主党活动人士留下深刻印象,并赢得议员的支持。

  这些民主党人在不断完善信息之际,也利用中期选举测试成为总统候选人的可能性。今年早些时候,俄亥俄州民主党参议员谢罗德·布朗(Sherrod Brown)谈起民主党时就指出,其所在的政党“全力关注工人和选民。”

  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曾利用其力量支持自由派候选人,前副总统乔·拜登也利用其支持奥巴马这一点,支持民主党内的重量级人物,并呼吁党内更多人士同支持特朗普的选民接触。

  在11月的中期选举中,还有一些“后2020”因素:今年将选出36个州长职位,而目前26个州州长是共和党。民主党人则希望能够拿下其中几个席位,这将在许多州赋予他们否决国会划分选区的权力。尽管这是一个技术性问题,但却对未来十年国会控制权产生影响。

  不确定的参议院“地图”

  距离中期选举100天之际,最不确定的因素则是参议院的格局——许多竞争激烈的州位于农村地区,这些州在2016年将选票都投给了特朗普。

  民主党在一些州实力薄弱,颇显露艰难局面,比如北达科他州、印第安纳州、密苏里州等,但这并不意味着民主党毫无翻盘之可能。这些州位于农村地区,而特朗普的贸易政策若首先打击到农民,作为特朗普支持者的农民很可能“转向”,这些州的风向也有可能出现变化。

  参议院选举中另一个若隐若现的重要因素则是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卡雷特·卡瓦诺提名的确认。

  与此同时,民主党人也在全力争取参议院席位,如在亚利桑那州和田纳西州等。此外,得克萨斯州的动向也值得关注。在该州,共和党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正面临民主党众议员贝托·奥洛克(Beto O'Rourke)的竞争。尽管民意调查显示克鲁兹支持率始终领先,但2018年第二季度,奥洛克通过网络、小额捐款筹集了超过1000万美元资金,这对他参加竞选必将帮助不少。 

  来源:上观

版权声明 |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网站导航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Site Map
东方网(eastday.com)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美中期选举100天倒计时 美媒盘点五大看点

2018年8月1日 11:33 来源:华人工商网 选稿:实习生郭宏智

  美国中期选举是对总统任期内政绩的直接反馈,也是民主党和共和党就国会控制权进行争夺的体现。今年的中期选举尤其令人瞩目,其结果有可能影响美国未来的政治格局,还将影响总统特朗普未来的执政。自2018年7月30号起距离中期选举还有100天,民主党人动作频频,共和党人也严阵以待。尽管三个月内的政治格局可能会发生戏剧性的变化,美国媒体还是提前盘点了接下来100天值得关注的五个看点。

  民主党人的表现

  皮尤研究中心的最近一项研究发现,初选阶段的投票率大幅上升,这一点尤其体现在民主党方面。据皮尤研究中心数据显示,民主党初选的总票数比2014年同期增长了84%。

  激烈的初选促进了投票率上升,而民主党更是在一系列的选举中特别表现抢眼。今年早些时候,民主党议员科纳·兰姆(Conor Lamb)在宾夕法尼亚州众议院补选中获胜,而2016年大选时,特朗普曾在这个选区的匹兹堡区,以20个百分点的优势击败希拉里。此外,在亚利桑那州第8国会选区的特别选举中,民主党人Hiral Tipirneni也险些将共和党传统大本营“变蓝”。

  这一结果,加上兰姆的获胜以及民主党在特别选举中的表现,不禁让共和党人萌生担忧。

  从地方层面上讲,中期选举将选出各州州长,州长们则将确定各州政策。自从特朗普入住白宫以来,在地方层面民主党也在赢得胜利:通过特殊选举,民主党人在各个州议会赢回了43个席位。而下个月,在俄亥俄州哥伦布市一个选区,民主党人丹尼·奥康纳(Danny O'Connor)将对阵共和党人特洛伊·巴尔德森(Troy Balderson),有媒体指出,这位民主党人或将上演“兰姆式的表现”,从而“颠覆”这一共和党的大本营。

  “女性之年”将怎样助力民主党

  作为民主党政治中的一股主要力量,女性成员跨越了年龄、种族和意识形态界限,正在塑造着新的政治格局。特朗普就职典礼后的第二天,席卷而来的Women's March(女性大游行)运动造就了“井喷”般的女性候选人,而在竞争激烈的初选中,女性成员也频频赢得胜利。在纽约,年轻的政坛小花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打败了众议院民主党第4号人物乔·克劳利(Joe Crowley),拿下民主党提名;在肯塔基州,战斗机女飞行员艾米·迈克格拉斯(Amy McGrath)在众议院初选中击败了民主党高级成员、莱克星顿市市长吉姆·格雷(Jim Gray)。

  这些女性成员的脱颖而出,不仅拿下了胜利,更为民主党吸引了更多女性选民。据昆尼皮亚克大学上周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在普通投票中,当受访者被问及更偏向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时,女性更青睐民主党候选人进入众议院,这有助于民主党在普通投票中获得12个百分点的优势。而在农村地区,这一趋势最为明显,或将成为共和党难以跨越的难关。

  特朗普关税政策的影响

  除了民主党人的亮眼表现,特朗普的关税政策则成为共和党人担忧的因素:2018年,农村选民是否继续坚如磐石般地支持特朗普?

  特朗普计划向其认为与美国进行不公平贸易的国家征收关税,某些情况下还征收报复性关税,这不仅引发了中国、欧盟、加拿大和墨西哥等国家对贸易战的担忧,也引发了美国农业的震荡。诸如大豆种植者、猪肉生产商、苹果种植者等一向极其重视市场的农业者,如今民众担心市场即将萎缩。

  特朗普与其支持者们希望平息民众的担忧,他们认为,为了长期受益,短期的痛苦是值得的。而共和党人的目标则是2018年能够维持众议院的控制权,共和党人担心贸易方面的政策将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

  如今,共和党仍然主导着美国农村地区,民主党打破僵局的空间较小,但是曾积极支持总统的选民们11月是否将会参与投票,已经成为共和党人的一大忧虑。

  特朗普成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试金石?

  如今,民主党人专注于中期选举,似蓄力在2020年与特朗普一争总统宝座。有报道称,有二十多位民主党人考虑竞选总统,他们正在全国范围内筹集资金、进行宣传,希望这些活动能给民主党活动人士留下深刻印象,并赢得议员的支持。

  这些民主党人在不断完善信息之际,也利用中期选举测试成为总统候选人的可能性。今年早些时候,俄亥俄州民主党参议员谢罗德·布朗(Sherrod Brown)谈起民主党时就指出,其所在的政党“全力关注工人和选民。”

  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曾利用其力量支持自由派候选人,前副总统乔·拜登也利用其支持奥巴马这一点,支持民主党内的重量级人物,并呼吁党内更多人士同支持特朗普的选民接触。

  在11月的中期选举中,还有一些“后2020”因素:今年将选出36个州长职位,而目前26个州州长是共和党。民主党人则希望能够拿下其中几个席位,这将在许多州赋予他们否决国会划分选区的权力。尽管这是一个技术性问题,但却对未来十年国会控制权产生影响。

  不确定的参议院“地图”

  距离中期选举100天之际,最不确定的因素则是参议院的格局——许多竞争激烈的州位于农村地区,这些州在2016年将选票都投给了特朗普。

  民主党在一些州实力薄弱,颇显露艰难局面,比如北达科他州、印第安纳州、密苏里州等,但这并不意味着民主党毫无翻盘之可能。这些州位于农村地区,而特朗普的贸易政策若首先打击到农民,作为特朗普支持者的农民很可能“转向”,这些州的风向也有可能出现变化。

  参议院选举中另一个若隐若现的重要因素则是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卡雷特·卡瓦诺提名的确认。

  与此同时,民主党人也在全力争取参议院席位,如在亚利桑那州和田纳西州等。此外,得克萨斯州的动向也值得关注。在该州,共和党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正面临民主党众议员贝托·奥洛克(Beto O'Rourke)的竞争。尽管民意调查显示克鲁兹支持率始终领先,但2018年第二季度,奥洛克通过网络、小额捐款筹集了超过1000万美元资金,这对他参加竞选必将帮助不少。 

  来源:上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