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购纠纷多事秋 仲裁诉讼大解析

2017-7-6 17:47:04

作者:刘美芳律师 选稿:赵春苑 来源:华人工商网

  

  加州某中型灯具公司生意兴隆,几年下来事业有成,老板吴先生对自己开业以来成功的行销及管理策略胸有成竹,认为扩充公司规模的时机到了。

  经生意商场上的好友介绍,吴老板获悉有另一家类似性质的灯具公司在市场上小有名气,却因一时资金周转不灵,想找投资客易主。吴老板一听大喜,此不正合他意?

  为了并购这家公司,吴老板和属下讨论热烈,本想找位资深律师处理所有事宜,本性节俭的老板心理又嘀咕开了。他想到公司附近有间律师楼收费低廉,既然别人急着卖公司,想必要求的不高,索性让这家律师楼全权负责并购事宜。

  合约主要以并购公司为主。谈判过程一切顺利,签署合约水到渠成。谁知一个月后,他突然接到律师电话,说是并购中的商标转让出了状况,只因合约中不曾提及商标归属。吴老板一听大吃一惊,怎么公司都买下了,还要处理商标? 所谓头都洗一半了,他只好让律师再拟一份合约处理善后。

  时间又过了一个月。吴老板接到厂长电话,发现他并购时所买下的库存,和实际库存量不符合。他差点气急攻心,马上去电律师楼兴师问罪。该律师一番推托,声称是对方库存清点错误,又得签一份新合约弥补失误。

  过了几天高枕无忧的日子,吴老板心想,这下烦人的头痛事总算落幕了吧! 岂料当他接到厂长一通紧急来电,吴老板当场气得差点昏厥过去。原来经过仓管仔细盘点库存,发现之前所并购的公司的存货整整少了上千组灯具。

  吴老板盛怒之下,急忙叫秘书联络律师,诉诸法律途径解决,向对方索赔所有的损失。好歹也跟对方签过三次合约,吴老板深信有绝对的胜算。律师于是披挂上阵,速速起草诉状提交至法院。吴老板满心期待大好消息很快就会传来。

  令人大失所望的是,法院驳回要求诉讼的请求。律师告诉吴老板,原来法官裁定双方的合同已有仲裁条款,法院无权受理。原因是并购合约嘱明,若两方有争议时,必须透过中立的第三方进行仲裁(arbitration),并非以传统的司法程序经由法院解决纠纷。

  所谓仲裁,是指由私人仲裁机构提供专业仲裁人,居中裁判解决双方纠纷。在加州,最普遍的仲裁机构例如American Arbitration Association, Judicial Arbitration and Mediation Services (简称JAMS), Judicate West 等等。这些机构是由政府认可,可为营利 (for-profit)或非营利(not-for-profit)事业机构。

  许多人对于仲裁与法院诉讼(litigation)的差异性抱有很大的疑问。究竟两者,该如何比较其优缺点?

  其实仲裁与法院诉讼两者非常相似,差别只在于仲裁较不像法院诉讼如此严肃及正式,但仲裁者如同法官一样,都必须审听证词并审视证物。另外,某些法院诉讼有可能涉及陪审团的参予,而仲裁并未有此要求。

  说到仲裁,会令人联想到调解(mediation)。那么许多人又会质疑,调解与仲裁之间又有什么差异呢?

  如前所言,仲裁不像法院诉讼的程序如此一般的严肃及正式,但与调解相较之下,仲裁仍旧较为正式及郑重。调解人(mediator)的工作是了解纠纷及争执所在,以及各方的立场及说法,但并不须要审听证词或审视证物,也不需要针对案件做出裁决。

  何许人也可担任仲裁者或调解人? 仲裁者(arbitrator)大部份是退休的法官或资深律师,而调解人(mediator)则可由各行各业中出类拔粹的专业人仕担此大任,经过原被告双方由机构所提供的名单中进行筛选,从中选择最合适的人选。

  至于何时安排仲裁听证会?将会有一位案件经理人(Case Manager)负责联络。有些案件, 会举办一场预审(preliminary hearing),使原被告双方均有机会诉说自己的情况,并提供讯息以加速过程。以仲裁而言,原被告均可聘用各自的代表律师,为其撰写案件陈述书。

  至于费用方面,原告须预缴申请费。而被告当然也可提出反诉,但相对的必须自行负担另一笔申请费。除此之外,一般仲裁机构还要求原被告双方支付案件服务费以及其它行政费用,仲裁人的钟点费则另计。

  在多数情况下,仲裁可省下宝贵时间,避免法院诉讼常见的烦琐公文来往以及复杂的司法程序。原被告均可提供各自的人证、物证,甚至请求仲裁人亲至厂房或现场勘察。这使仲裁过程比一般诉讼更显人性化。

  目前仲裁区分为有约束力(binding)或无约束力(non-binding)。仲裁人在评估所有人物证后,将会作出判决(award)。以有约束力的仲裁而论,判决为终局,在一般情况下,原被告不可有异议。反之,若为无约束力的仲裁,假使原被告其中一方不服,可向法院申请一切重来。

  虽然仲裁与法院诉讼依个案不同各有利弊,近几年仲裁有越加普遍的趋势,对有些人来说,这不失为一种省时、简化的方式处理民事纠纷。

版权声明 |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网站导航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Site Map
东方网(eastday.com)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并购纠纷多事秋 仲裁诉讼大解析

2017年7月6日 17:47 来源:华人工商网 选稿:赵春苑

  

  加州某中型灯具公司生意兴隆,几年下来事业有成,老板吴先生对自己开业以来成功的行销及管理策略胸有成竹,认为扩充公司规模的时机到了。

  经生意商场上的好友介绍,吴老板获悉有另一家类似性质的灯具公司在市场上小有名气,却因一时资金周转不灵,想找投资客易主。吴老板一听大喜,此不正合他意?

  为了并购这家公司,吴老板和属下讨论热烈,本想找位资深律师处理所有事宜,本性节俭的老板心理又嘀咕开了。他想到公司附近有间律师楼收费低廉,既然别人急着卖公司,想必要求的不高,索性让这家律师楼全权负责并购事宜。

  合约主要以并购公司为主。谈判过程一切顺利,签署合约水到渠成。谁知一个月后,他突然接到律师电话,说是并购中的商标转让出了状况,只因合约中不曾提及商标归属。吴老板一听大吃一惊,怎么公司都买下了,还要处理商标? 所谓头都洗一半了,他只好让律师再拟一份合约处理善后。

  时间又过了一个月。吴老板接到厂长电话,发现他并购时所买下的库存,和实际库存量不符合。他差点气急攻心,马上去电律师楼兴师问罪。该律师一番推托,声称是对方库存清点错误,又得签一份新合约弥补失误。

  过了几天高枕无忧的日子,吴老板心想,这下烦人的头痛事总算落幕了吧! 岂料当他接到厂长一通紧急来电,吴老板当场气得差点昏厥过去。原来经过仓管仔细盘点库存,发现之前所并购的公司的存货整整少了上千组灯具。

  吴老板盛怒之下,急忙叫秘书联络律师,诉诸法律途径解决,向对方索赔所有的损失。好歹也跟对方签过三次合约,吴老板深信有绝对的胜算。律师于是披挂上阵,速速起草诉状提交至法院。吴老板满心期待大好消息很快就会传来。

  令人大失所望的是,法院驳回要求诉讼的请求。律师告诉吴老板,原来法官裁定双方的合同已有仲裁条款,法院无权受理。原因是并购合约嘱明,若两方有争议时,必须透过中立的第三方进行仲裁(arbitration),并非以传统的司法程序经由法院解决纠纷。

  所谓仲裁,是指由私人仲裁机构提供专业仲裁人,居中裁判解决双方纠纷。在加州,最普遍的仲裁机构例如American Arbitration Association, Judicial Arbitration and Mediation Services (简称JAMS), Judicate West 等等。这些机构是由政府认可,可为营利 (for-profit)或非营利(not-for-profit)事业机构。

  许多人对于仲裁与法院诉讼(litigation)的差异性抱有很大的疑问。究竟两者,该如何比较其优缺点?

  其实仲裁与法院诉讼两者非常相似,差别只在于仲裁较不像法院诉讼如此严肃及正式,但仲裁者如同法官一样,都必须审听证词并审视证物。另外,某些法院诉讼有可能涉及陪审团的参予,而仲裁并未有此要求。

  说到仲裁,会令人联想到调解(mediation)。那么许多人又会质疑,调解与仲裁之间又有什么差异呢?

  如前所言,仲裁不像法院诉讼的程序如此一般的严肃及正式,但与调解相较之下,仲裁仍旧较为正式及郑重。调解人(mediator)的工作是了解纠纷及争执所在,以及各方的立场及说法,但并不须要审听证词或审视证物,也不需要针对案件做出裁决。

  何许人也可担任仲裁者或调解人? 仲裁者(arbitrator)大部份是退休的法官或资深律师,而调解人(mediator)则可由各行各业中出类拔粹的专业人仕担此大任,经过原被告双方由机构所提供的名单中进行筛选,从中选择最合适的人选。

  至于何时安排仲裁听证会?将会有一位案件经理人(Case Manager)负责联络。有些案件, 会举办一场预审(preliminary hearing),使原被告双方均有机会诉说自己的情况,并提供讯息以加速过程。以仲裁而言,原被告均可聘用各自的代表律师,为其撰写案件陈述书。

  至于费用方面,原告须预缴申请费。而被告当然也可提出反诉,但相对的必须自行负担另一笔申请费。除此之外,一般仲裁机构还要求原被告双方支付案件服务费以及其它行政费用,仲裁人的钟点费则另计。

  在多数情况下,仲裁可省下宝贵时间,避免法院诉讼常见的烦琐公文来往以及复杂的司法程序。原被告均可提供各自的人证、物证,甚至请求仲裁人亲至厂房或现场勘察。这使仲裁过程比一般诉讼更显人性化。

  目前仲裁区分为有约束力(binding)或无约束力(non-binding)。仲裁人在评估所有人物证后,将会作出判决(award)。以有约束力的仲裁而论,判决为终局,在一般情况下,原被告不可有异议。反之,若为无约束力的仲裁,假使原被告其中一方不服,可向法院申请一切重来。

  虽然仲裁与法院诉讼依个案不同各有利弊,近几年仲裁有越加普遍的趋势,对有些人来说,这不失为一种省时、简化的方式处理民事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