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案常识

2017-5-2 10:41:05

作者:邓洪律师 选稿:赵春苑 来源:华人工商网

  

  “你有保持沉默的权利;如果你说任何话,你说的所有话都可能在法院上作为不利于你的証据;你有权利咨询律师,并且在被问话时有权要求自己的律师在场;如果你没有能力聘请律师,法院将会指派一位公共辩护律师。”

  上述的话,是美国居民老少皆知的「美兰达警告语」(Miranda Warning),但是华裔新移民对美国宪法所赋予的权利并不熟悉,从而不断出现警察在处理华人案件时滥用权力的案件,而新移民因为对自己的权利不熟悉,而致使其民权被无辜剥夺,因而使其美国美梦变为一场恶梦。

  更值得华裔新移民注意的是,自从一九九六年九月三十日以来,美国移民法对一些在美国触犯刑法的移民限制更严,如果新移民不小心触法,而没有聘请专业的刑事辩护律师替自己维护权益,其刑事案件的结果很可能会影响他们将来申请绿卡和公民入籍。因而,了解到美国宪法所提供的权益以及美国的刑事程序,将可确保在发生状况时更好地保护自己。

  如何与警察打交道

  中国人有句话说:「秀才遇到兵,有理难说清」。我们在美国生活的华人几乎每个人都害怕与警察打交道。当然,我们大家都生活在一个社区里,当执法机构需要民众的配合时,我们大家都有责任尽量与警察合作,如提供线索、防范犯罪行为等。

  不过,法律上并没有要求每一位民众都有责任回答警察的每一次询问。事实上,美国宪法第五项修正案赋予每一位民众「沉默权」及「隐私权」。如果警察没有逮捕令或搜查令,民众可以将警察拒之门外。纵使警方有这些文件,被逮捕的人士仍然可以保持沉默,警方不能以暴力或其它不当手段来迫供。

  美国宪法还赋予每一位民众聘请律师的权利。专业的刑事辩护律师熟悉警察的调查方法,又知道刑事指控所需的证据,因而,如果发现警察正朝着自己来时,应尽早寻找刑事辩护律师来帮忙。

  万一被逮捕时

  当警方认为证据充足时,他们就会向行政法官申请逮捕令。当警员持着逮捕令前来逮捕时,或者当警察值勤时发现有犯罪行为而逮捕嫌犯时,警员必须向嫌犯提供美兰达警告。在此时,最佳的保护方法就是行使自己的沉默权,不要回答任何人的问题,并要求打电话给律师。在此场合,往往是讲多错多,警方往往会求功心切而收集一切可以收集到的口供或证据,警探经常会断章取义地曲解被逮捕者的解释,在与自己律师面谈前,不要向任何人商谈自己的案件。

  保释金(Bail Bond)

  保释金是用来向法院保证被告会在出牢后出席过堂或审讯。法院在处理保释金时的考虑因素包括以往的犯罪记录、案件的严重度、被告出狱后逃避被起诉的可能性等。辩方律师可以在法庭上要求法官减少被告的保释金,或因为被告逃离的可能性不大,而要求免除保释金。不过,法官可以拒绝减少保释金的要求,或拒绝让被告保释出外。

  如果被告没有被保释,法律规定被告在被逮捕的四十八小时(周末及假期除外)内就必须过堂。

  犯罪行为的类别

  大部份的犯罪活动都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轻罪」(Misdemeanor);另一类是「重罪」(Felony)。

  轻罪往往是犯罪行为程度较轻的罪名,若罪名成立,牢刑最高可达一年;而重罪往往是程度较高,牢刑较长的罪名。州政府、州议会往往会透过立法等手段制订法例,确定哪些犯罪行为是重罪,哪些是轻罪。

  如果所指控的罪名是属轻罪,案件大都在地方法院全部审理完毕,如果所指控的是重罪,案件必须先在地方法院过堂、初审。如果地方法院的法官觉得检方有合理的证据而被告有可能犯错,就会将案件移交给高等法院处理。

  如果案件进入高等法院,它必须经过过堂、审前会议到陪审团审理这些程序。

  公平合理的审判

  美国宪法赋予所有被告都有权得到一个「公平合理审判」(Due Process)的权利。

  公平合理的审判程序包括被告有权在合理的时间内,尽快被告知起诉的罪名,有足够且公平的机会来辩解其罪名,有权让公正的法官及陪审团来裁定案件,有机会在法庭上提供自己版本的解说,有权不被警方逼供或被强压认罪,有权查问及交叉盘问所有提供不利被告证辞的证人,有权由律师代表替自己辩护。而如果案件在某个地区人人皆知,而可能会影响到陪审员的立场,被告有权要求换到另外的地区审理。

  美国宪法第六项修正案还规定,被告有权要求案件得到快速的审理,案件不能无故一直拖延。此外,被告有权出席其案件的审理,并且法庭的审理应是公开给大众参加。

  美国宪法第五项修正案还规定,任何人都不能在刑事案件中,被强迫成为证辞对自己不利的证人,而检方不能向陪审团指称被告因为有罪而不敢上庭作证。

  罪名成立的标准

  在所有刑事案件中,检察官必须提供足够的证据,且证实被告的有罪是「超越合理怀疑」的(Beyond A Reasonable Doubt)。也就是说,在判决被告有罪时,陪审员对被告是否有罪,不能有合理的怀疑。如果被告提供证据证实控方未能达到此标准,陪审员必须判被告无罪。

  这项严格的标准要求与民事诉讼不一样,在民事诉讼中,被告只要提供「足够的证据」(Preponderance of Evidence)。

  审判(Trial)

  在大部份刑事案件中,被告都有权要求由陪审团来裁决。陪审团是从社区中选出来的,任何美国公民都有权利和义务担任陪审团。陪审团角色非常重要,他们是事实证据的裁决员。一般陪审团是由十二名陪审员组成,大部份州都要求在所有陪审员都认为被告有罪的情况下才能判被告有罪。在现行的加州陪审员制度下,如果十二名陪审员中有一名或以上的陪审员认为检方未能提供超越合理怀疑的证据时,而会使案件「流审」,如果检察官决定不重审,被告就会被无罪释放。

  新移民特别注意

  许多案件往往因为被告没有经济能力来聘请律师到陪审团前申辩,或者自己确有犯错,而往往与检方达成庭外和解的协议。但是如果被告仍不是美国公民的话,在与检方达成协议前,都必须考虑到自己所认的罪是否会有移民方面的影响。

  在一九九六年开始实施的新法例规定,有服牢刑一年以上者,在牢刑结束后,都交给移民局驱逐出境。许多刑事犯罪记录都会引致被移民局驱逐出境,或在申请调整身份或公民入籍时被拒绝的命运。因而,在处理刑事案件时,新移民要格外小心。

版权声明 |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网站导航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Site Map
东方网(eastday.com)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刑案常识

2017年5月2日 10:41 来源:华人工商网 选稿:赵春苑

  

  “你有保持沉默的权利;如果你说任何话,你说的所有话都可能在法院上作为不利于你的証据;你有权利咨询律师,并且在被问话时有权要求自己的律师在场;如果你没有能力聘请律师,法院将会指派一位公共辩护律师。”

  上述的话,是美国居民老少皆知的「美兰达警告语」(Miranda Warning),但是华裔新移民对美国宪法所赋予的权利并不熟悉,从而不断出现警察在处理华人案件时滥用权力的案件,而新移民因为对自己的权利不熟悉,而致使其民权被无辜剥夺,因而使其美国美梦变为一场恶梦。

  更值得华裔新移民注意的是,自从一九九六年九月三十日以来,美国移民法对一些在美国触犯刑法的移民限制更严,如果新移民不小心触法,而没有聘请专业的刑事辩护律师替自己维护权益,其刑事案件的结果很可能会影响他们将来申请绿卡和公民入籍。因而,了解到美国宪法所提供的权益以及美国的刑事程序,将可确保在发生状况时更好地保护自己。

  如何与警察打交道

  中国人有句话说:「秀才遇到兵,有理难说清」。我们在美国生活的华人几乎每个人都害怕与警察打交道。当然,我们大家都生活在一个社区里,当执法机构需要民众的配合时,我们大家都有责任尽量与警察合作,如提供线索、防范犯罪行为等。

  不过,法律上并没有要求每一位民众都有责任回答警察的每一次询问。事实上,美国宪法第五项修正案赋予每一位民众「沉默权」及「隐私权」。如果警察没有逮捕令或搜查令,民众可以将警察拒之门外。纵使警方有这些文件,被逮捕的人士仍然可以保持沉默,警方不能以暴力或其它不当手段来迫供。

  美国宪法还赋予每一位民众聘请律师的权利。专业的刑事辩护律师熟悉警察的调查方法,又知道刑事指控所需的证据,因而,如果发现警察正朝着自己来时,应尽早寻找刑事辩护律师来帮忙。

  万一被逮捕时

  当警方认为证据充足时,他们就会向行政法官申请逮捕令。当警员持着逮捕令前来逮捕时,或者当警察值勤时发现有犯罪行为而逮捕嫌犯时,警员必须向嫌犯提供美兰达警告。在此时,最佳的保护方法就是行使自己的沉默权,不要回答任何人的问题,并要求打电话给律师。在此场合,往往是讲多错多,警方往往会求功心切而收集一切可以收集到的口供或证据,警探经常会断章取义地曲解被逮捕者的解释,在与自己律师面谈前,不要向任何人商谈自己的案件。

  保释金(Bail Bond)

  保释金是用来向法院保证被告会在出牢后出席过堂或审讯。法院在处理保释金时的考虑因素包括以往的犯罪记录、案件的严重度、被告出狱后逃避被起诉的可能性等。辩方律师可以在法庭上要求法官减少被告的保释金,或因为被告逃离的可能性不大,而要求免除保释金。不过,法官可以拒绝减少保释金的要求,或拒绝让被告保释出外。

  如果被告没有被保释,法律规定被告在被逮捕的四十八小时(周末及假期除外)内就必须过堂。

  犯罪行为的类别

  大部份的犯罪活动都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轻罪」(Misdemeanor);另一类是「重罪」(Felony)。

  轻罪往往是犯罪行为程度较轻的罪名,若罪名成立,牢刑最高可达一年;而重罪往往是程度较高,牢刑较长的罪名。州政府、州议会往往会透过立法等手段制订法例,确定哪些犯罪行为是重罪,哪些是轻罪。

  如果所指控的罪名是属轻罪,案件大都在地方法院全部审理完毕,如果所指控的是重罪,案件必须先在地方法院过堂、初审。如果地方法院的法官觉得检方有合理的证据而被告有可能犯错,就会将案件移交给高等法院处理。

  如果案件进入高等法院,它必须经过过堂、审前会议到陪审团审理这些程序。

  公平合理的审判

  美国宪法赋予所有被告都有权得到一个「公平合理审判」(Due Process)的权利。

  公平合理的审判程序包括被告有权在合理的时间内,尽快被告知起诉的罪名,有足够且公平的机会来辩解其罪名,有权让公正的法官及陪审团来裁定案件,有机会在法庭上提供自己版本的解说,有权不被警方逼供或被强压认罪,有权查问及交叉盘问所有提供不利被告证辞的证人,有权由律师代表替自己辩护。而如果案件在某个地区人人皆知,而可能会影响到陪审员的立场,被告有权要求换到另外的地区审理。

  美国宪法第六项修正案还规定,被告有权要求案件得到快速的审理,案件不能无故一直拖延。此外,被告有权出席其案件的审理,并且法庭的审理应是公开给大众参加。

  美国宪法第五项修正案还规定,任何人都不能在刑事案件中,被强迫成为证辞对自己不利的证人,而检方不能向陪审团指称被告因为有罪而不敢上庭作证。

  罪名成立的标准

  在所有刑事案件中,检察官必须提供足够的证据,且证实被告的有罪是「超越合理怀疑」的(Beyond A Reasonable Doubt)。也就是说,在判决被告有罪时,陪审员对被告是否有罪,不能有合理的怀疑。如果被告提供证据证实控方未能达到此标准,陪审员必须判被告无罪。

  这项严格的标准要求与民事诉讼不一样,在民事诉讼中,被告只要提供「足够的证据」(Preponderance of Evidence)。

  审判(Trial)

  在大部份刑事案件中,被告都有权要求由陪审团来裁决。陪审团是从社区中选出来的,任何美国公民都有权利和义务担任陪审团。陪审团角色非常重要,他们是事实证据的裁决员。一般陪审团是由十二名陪审员组成,大部份州都要求在所有陪审员都认为被告有罪的情况下才能判被告有罪。在现行的加州陪审员制度下,如果十二名陪审员中有一名或以上的陪审员认为检方未能提供超越合理怀疑的证据时,而会使案件「流审」,如果检察官决定不重审,被告就会被无罪释放。

  新移民特别注意

  许多案件往往因为被告没有经济能力来聘请律师到陪审团前申辩,或者自己确有犯错,而往往与检方达成庭外和解的协议。但是如果被告仍不是美国公民的话,在与检方达成协议前,都必须考虑到自己所认的罪是否会有移民方面的影响。

  在一九九六年开始实施的新法例规定,有服牢刑一年以上者,在牢刑结束后,都交给移民局驱逐出境。许多刑事犯罪记录都会引致被移民局驱逐出境,或在申请调整身份或公民入籍时被拒绝的命运。因而,在处理刑事案件时,新移民要格外小心。